推筒子游戏

当前位置: 推筒子游戏 > 医美资讯 > 正文

保洁员、电焊工、挖掘机师傅纷纷变身“整形专家”,近几年那些非法医美的10种奇葩“人才”……

2019-07-24 17:19 来源:医美视界综合消息 编辑:医美视界

近日,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侦破了一起非法医美案件,打掉了一个组织外籍人员,流窜山西、天津、青海等地,为客户注射假美容针剂的犯罪团伙。据民警介绍,所谓的“韩国名医”尹某,此前在韩国首尔某美容院从事美容按摩、卫生保洁等工作,本人并无任何医疗美容资质。

当下,医疗美容大热的同时,非法医美也泛滥成灾。医美视界梳理发现,那些所谓的“整形专家”、“韩国名医”其实并不具备医疗美容资质,他们可能是保洁员、洗头工、化妆师,甚至是挖掘机司机、修车工、电焊工等等。这些人只经过了短短几天的培训就摇身一变,成为“经验丰富的整形专家”,却给一个又一个求美者脸上留下了灾难。
 


1、保洁员冒充韩国整形专家,万元美容针来自男性泌尿医院

据媒体报道,太原市公安局破获的犯罪团伙利用大众对韩国美容行业盲目迷信的特点,雇佣非专业的韩国籍涉案人员伪装成整形美容医师,为客户进行面诊、注射。经侦查,年近60岁、装扮得雍容华贵的韩国籍人员尹某媛,此前在韩国首尔某美容院从事美容按摩、卫生保洁等工作,本人并无任何医疗美容资质和经验。

而犯罪团伙所使用的七八千元乃至上万元一支的美容针剂,也是由尹某媛从首尔一家男性泌尿医院,以进价折合人民币二三百元一支的价格购买并携带入境。

多名受害人为这些“三无产品”支付了数万元甚至十余万元的美容费用,结果却换来了一些难以修复的损伤。不少受害人向办案民警反映,她们出现了眼睛红肿、鼻部歪斜、面部化脓、咬肌无力等症状。经市场监管部门出具的认定意见,该犯罪团伙使用的注射针剂产品按假药论处。目前,10名犯罪嫌疑人已被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洗头工变身“医学美容整形大师”,用菜刀给人割双眼皮

没有医学院求学经历,没有获得医师资格,也没有基本的医学常识,花臂小哥却敢在毫无消毒和防护措施的宾馆里,给一位姑娘实施吸脂术。
 


照片中可以看出,现场环境简陋,根本没有无菌操作的标准,而这位花臂小哥蹲在床上,戴着手套与口罩,就往女孩腿上扎针。

据悉,这位花臂小哥从洗头工做到纹秀店经理,之后就变成了明星整形大师,且自称“上帝之手”,登峰造极。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下图,他拿着菜刀给人割双眼皮。


暗访的记者采访了前去变美的求美者,她说自己想去“试一下”,结果没想到被强行摁在了“手术台”上。


同样从洗头哥摇身一变成医学美容整形大师的还有人称“换头上校”的田学成,自称是专家参加杭州鼻整形大会;穿假军装招摇撞骗;自称是南京军区总医院、北京军区总医院的人,后经核实,医院并没有这个人;他把专家头衔P成是自己的,称自己是演示专家,把专家案例水印P掉,换成自己的名字;他甚至混进杭州某医院的手术室,与教授合了影,主刀教授变成“假军医”助手。

某医生在朋友圈曝光其诈骗行为


3、电焊工转行做整形,能拆手术缝合线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济宁的小王在一家美容机构做了鼻整形之后,鼻孔一大一小。小王去找该美容机构协商时,美容机构却百般推脱,最后将小王拉黑。无奈之下,小王向卫健局和市场监管部门投诉。

执法人员接到举报后,对这家美容机构进行查处。执法人员发现房间内有5张医疗美容项目的标识牌,还发现了医用纱布、止血钳、葡萄糖注射液、治疗机等医疗器械,卫生间内有一台高压锅。现场发现一名叫陈宽宽的男子,小王称是该男子给她拆的耳朵及鼻翼两侧的手术缝合线,但这名男子无法出示《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医师资格证》、《医师执业证书》以及《营业执照》。

执法人员询问这名男子取得什么医学资质时,陈宽宽表示,自己未取得任何医学相关证件,他是学电焊专业。在场人员为之震惊,小王也后悔不已。
 

执法人员现场查处该非法整形机构


4、挖掘机司机五天成“微整形高手”,妻子期待其学成归来

推筒子游戏 挖掘机司机成微整形高手并火爆朋友圈?大家纷纷调侃,不会开挖掘机的“医生”不是好司机。

据悉,这位挖掘机师傅为了得到更好的工作环境,放弃高薪的挖掘机工作,改行学习微整形,5天成了微整形高手。他的妻子发朋友圈表示,期待丈夫学成归来。

面对朋友对于丈夫身份的疑问,其妻表示,他们是找了一家医院进行学习,并且是专业的学习,在当医生的助理。
 


5、汽车维修工成“整形师”,无医学背景成诊所法定代表人

推筒子游戏 苏州市卫计委行政执法人员在某整形美容诊所检查中看到,手术室里,医生张某正在为一名顾客行全身麻醉下肋骨隆鼻、全面部脂肪填充等手术,麻醉医生为周某,手术护士为陶某,另一位医生雷某正在为一名顾客行重睑手术。

执法人员现场对法定代表人肖某等人进行了询问调查,得知雷某没有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张某是注册在该整形美容诊所的医生,周某是注册在其他医院的麻醉医生。同时,执法人员在现场搜集证据材料后发现,肖某、雷某通过股份转让的形式获得了该整形美容诊所的实际掌控权,二人均未取得医师资格。
 


经立案调查查实,肖某是汽车维修中专毕业,无任何医学背景和医师资格,自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11日在该整形美容诊所为112名顾客开展鼻综合、眼综合等医疗美容手术,违法所得共计801876.66元。雷某是市场类大专毕业,无任何医学背景,自2017年11月至2018年4月11日在该整形美容诊所为32名顾客开展鼻综合、全切双眼皮等医疗美容手术,违法所得共计78527.5元。

这家整形美容诊所在未取得麻醉诊疗科目的情况下却开展全身麻醉下脂肪填充胸部、肋骨隆鼻等医疗美容手术,安全风险极大,属于超出登记范围开展诊疗活动。
 


6、蛋糕店老板变身“微整形医生”,使用假药致脸歪

菲菲(化名)在朋友王小姐的朋友圈中看到其经常发微整形的图片,感觉都做的很好,为此,她花了2700元做了一次隆鼻注射,但这一针下去差点毁了她的人生。

推筒子游戏 刚做完手术的时候鼻子鼻梁青了,医生表示,这属于正常现象,但直到第二天早晨九点,菲菲感觉脸特别歪。记者看了她术后的照片,鼻子、眼睛已经歪曲变形,栓塞压迫了血管,流着白色的渗出液。如果不是及时去正规医院治疗,她的眼睛和右侧面部可能已经保不住了。

事故经过鉴定之后,菲菲才知道,王小姐给她注射的玻尿酸是假药,并且打进血管里造成严重栓塞,这根本不是医生的专业技术。

而王小姐的主业是开蛋糕店,学了一个月就成了“微整形医生”。据菲菲说,在她进入大医院治疗后,王小姐曾承诺会给她治好并承担所有费用,但听说后续修复大概需要15万元时,王小姐就联系不上了。
 


7、服装店主3天速成微整“医师”,卖服装之余偷偷开店打针

据温州卫生监督消息,根据群众举报,瑞安市卫生监督所的执法人员在一处民房三楼里查处了一家隐蔽的“美容院”。这家“美容院”内部设施简陋,但是麻雀虽小,五应俱全,玻尿酸、瘦脸针、瘦腿针、美白针,只要顾客提出需求,这个店主都能通过各种渠道购买到“韩国进口”的针,并亲自注射到顾客的脸上。

通过对当事人凌某的调查发现,原来,凌某平时从事服装生意,在美容速成培训班学了3天后,就在微信朋友圈上发布大量的广告,做起了微整形生意。因其个人未取得具备相关医学美容的相关资质,该场所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执法人员对凌某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处理。
 

该非法医美窝点十分隐蔽


8、化妆师5天变身整形师,为女孩隆鼻致眼睛失明

三十多岁的王某曾是一名KTV的化妆师,他发现KTV里很多姑娘都有整容的经历。从整容的姑娘口中,他得知整容的价格很高,入不敷出的他渐渐萌生了自己去学习整容的念头。

去年七月,王某到北京一家号称是中韩合作的整容学校学习课程,“刚开始就是了解产品,第三天的时候,就开始教到实操了,大家互相练习,别的好像都没学什么。”从没做过医生的王某表示自己没学到什么,但因为没出现过问题,就认为“好像没有风险”。
 


学了五天的王某回到上海准备大显身手,他先在微信上上传了有关微整形的知识和照片,又把自己在北京学习的照片伪装成在韩国学习,美化了自己的技术。几天后,KTV的小美找到王某说想要做一下鼻子,王某便为小美做了玻尿酸注射的隆鼻,并收了三千元,没想到效果非常好。

小美的闺蜜小蕾看到小美隆鼻成功后也动了心。于是双方约好时间,王某上门替小蕾做整形。王某带上一个小医药箱就到小蕾家给她进行了隆鼻的微整形注射,但马上,小蕾开始有了不舒服的感觉,眼睛也有点模糊。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谢丽萍表示,王某在给小蕾注射的时候位置发生了偏差,注射到了被害人的血管当中,导致血管产生了栓塞的情况,经鉴定,小蕾右眼因注射玻尿酸致失明、脑栓塞,并只能进行保守治疗。
 


9、美甲师成“整形师”,无证经营还收费带徒  

晓娜高中毕业后就到上海务工,摸爬滚打了几年,稍微有了点积蓄,就在宝山开了家美甲店。因为爱美,也打过肉毒素,自我感觉不错,晓娜就去沪上一家美容培训机构,学习注射肉毒素、美白针。之后她在为顾客美甲之余,也陆续续给他们打瘦脸针牟利。

通过中间人介绍,约定每人1800元的价格为三名客人各注射一瓶肉毒素,正当她满心欢喜地带着三名“徒弟”赶到约定地点,拿出器械准备注射时被民警抓获。晓娜说,她主要是在做美甲生意时顺便给人做微美容,帮人打打瘦脸针、玻尿酸之类的
 


事实上,晓娜只有高中毕业,学过美甲,却从未学过医,没有医生资格。她在微信上自我标榜“正规持证整形注射师”,这些都是她编造出来用来骗人的。她供述,自己靠微信营销和熟人介绍招揽顾客,已经为几名客人打过肉毒素,收取每人1000多元。她说,这么做纯粹是想多赚点钱。

为了赚更多的钱,没多久晓娜就开始带“徒弟”了。她收取每人四五千元学费,包她们学会,主要是教她们认识各类肉毒素,学习注射步骤和用量,教她们用生理盐水在各自脸上试验打针。平时有生意时,晓娜就带着“徒弟们”,或在美甲店或在宾馆里,穿上白大褂,拿起配套器械,有模有样地演示注射,而所谓的“教”就是,她拿起针筒来注射,“徒弟们”在旁边看,顺便递个药、送个纸巾之类的。

10、护理专业毕业生微整培训10天,美容院打工后就“出师”

据钱江晚报报道,90后的江苏姑娘小张是护理专业大专毕业,毕业后一直待业在家。小张发现微整形在当下极为热门,想到本来自己学的就是护理专业,对医学知识也多少了解,于是产生了做微整形的想法。

2014年11月,小张专门去了某培训学校学习微整形技术。短短十多天的学习之后,小张便去了美容院打工。2015年2月,小张觉得自己学习历练得差不多了,想自己单独出来做微整形,便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布做隆鼻和瘦脸的图片。

没过多久,小张的生意就上门了。朋友圈里一个叫小夏的人联系小张,说自己的女友小韩要做微整形。因为小韩对自己的鼻子不太满意,早有做微整形的打算,但是打听了一下正规整形医院的价钱,实在嫌贵便把这事搁置了。当小夏向小张咨询时,小张自称自己是有多年美容院工作经验的美容师,而且收费比较公道。小夏和小韩一商量,小韩便动了心。
 


2015年4月,小张和小夏、小韩等人约好,在海盐某酒店进行微整形。当天,小夏还带了两个也想做微整形的好友一起。当小张给小韩打完针,即将给同行的另一个姑娘打针时,警察敲开了房门。

到案后,小张交代,自己并没有取得医师执业证,注射用的针筒是淘宝买的,玻尿酸和麻药膏是广州美博会上买的,肉毒素则是微信上买的。海盐法院审理认为,小张在未取得医生职业资格的情况下,使用假药及不符合国家规定标准的医疗器械非法行医,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以非法行医罪,判处小张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打击非法医美力度加大,维护行业健康需全员努力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卫生健康监督中心医疗卫生监督处处长范小红公开表示,2017年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安部、食药监总局等7部门在全国范围开展了针对医美行业乱象的专项整治行动,严厉查处违法违规机构和人员,行动已取得初步成效,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医美行业乱象。

据了解,在专项行动过程中,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涉医刑事案件、涉药品安全案件1219件,抓获犯罪嫌疑人1899名,捣毁制售假药黑窝点728个,总涉案金额近7亿元。

范小红指出,2017年至今,卫生健康部门持续开展规范医疗美容行为,国家卫健委卫生健康监督中心近期在开展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的回头看行动,对部分省市的生活美容机构、医疗美容机构进行暗访和抽查。在回头看行动过程中,发现医美行业依然存在很多问题,个别生活美容机构涉嫌无证行医,个别医疗美容机构涉嫌虚假宣传、非法制售药品医疗器械等问题,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仍然任重道远。

范小红说,医疗美容行业发展需要行业组织机构的积极参与和医美界同仁共同坚守,希望全国更多的品牌医美机构能够集合在一起,充分发挥品牌优势和市场影响力,建立自我约束机制,实现机构自治,推动多元化综合监管格局建立,相信“中国医美安全规范诚信联盟”的成立对中国医美行业健康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本文来源:医美视界综合消息

分享到:

医美资讯

更多
点击或扫描下载
百人牛牛充值平台 三公扑克 血战麻将专区 三张牌炸金花手游 口袋推筒子棋牌app 三公单机版下载 楚汉德州app下载 三公怎么玩 百人牛牛手机版下载 百人牛牛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