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筒子游戏

当前位置: 推筒子游戏 > 医美中国 > 正文

黑医美到处布点,厕所口小饭馆婚纱店非法行医屡见不鲜

2019-07-17 10:50 来源:未知 编辑:医美视界

当下,“颜值也是竞争力”观点盛行,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通过医疗美容的方式变美。然而在医疗美容产业迅速发展的同时,“黑医美”现象也十分严峻,有数据显示,我国“黑医美”数量是正规医美的10倍,非法医美机构每年毁掉4万张脸,更有甚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医美视界梳理发现,这些“黑医美”大多藏身于美容店、工作室、居民楼、酒店,甚至是地下室、婚纱店等在让人意料不到的地方。医美视界希望通过这些血淋淋的案例,再一次告诫广大求美者,医疗美容须到正规医美机构,勿因贪图便宜和轻信“熟人”而受到非法医美的侵害。

美容会所打玻尿酸,脸越来越肿

据广东广播电视台报道,广州的邱小姐是一名舞蹈演员,在熟人的介绍下到一家美容会所打玻尿酸,然而第二天她脸部出现了肿胀,并且越来越严重。

邱小姐找会所的负责人,会所负责人告诉她,只需要再打一针消炎针,情况就能缓解。但在邱小姐打完消炎针之后,情况一直没有得到改善,于是负责人带着邱小姐去其他医院做了溶解手术。

邱小姐在美容会所打玻尿酸后脸部肿胀

6月20日,邱小姐肿痛特别严重,于是来到南方医院住院治疗。医生告诉她,邱小姐脸上的肿胀是打进去异物引起的,不能确定打进去的东西是不是玻尿酸。邱小姐想再次和会所负责人取得联系时,负责人已经没有任何回复,当她到会所时,里面的工作人员表示,会所已经转手,为邱小姐打针的员工也已经不在。另据消费者协会反馈,这家会所还是无证经营。

此外,在无医疗美容资质的美容院注射了玻尿酸,从而导致鼻子溃烂、眼睛失明的新闻也屡见不鲜。

出租屋改造成微整工作室,手术环境恶劣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李小姐在朋友圈看到一个朋友经常发微整形的广告,还自称在韩国学习过微整形。看到对比图后,李小姐心动了,于是到朋友的由出租屋改造成的工作室内,接受了玻尿酸注射隆鼻。

几天后,李小姐发现自己的鼻子变歪了,又气又怕的她立即找到朋友讨要说法。“最后,对方又给我打了一针溶解酶,我的鼻子才变正常。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相信这种微整形工作室了。”

出租屋内一房间被改成手术室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些微整工作室都需要熟人介绍才会给顾客整形,位置隐蔽、老板警惕性高,而且手术环节十分恶劣。记者跟随执法人员进入一家工作室发现,在病床旁的手术准备台上,散落着一些手术用具,未经过任何消毒,直接放在毛巾上,其中部分铁质手术用具还可以看到点点锈斑;手术室内的垃圾桶里,使用过的一次性口罩、注射器、输液器、纱布以及棉签等垃圾未经过任何处理,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酒店客房成为手术室,美容师“赶场子”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武汉的肖女士在网上联系了一家美容机构,对方派了两名美容师坐高铁从广州到武汉给她割双眼皮,就在酒店客房里做了手术,事后肖女士觉得没效果就想要索赔,对方称“再拉一单给你返点”。肖女士向卫计部门举报,两名美容师再次来到武汉,在酒店客房里摆开手术架式,被卫计执法人员当场查获,该机构和美容师都没有整形资质。

执法人员当场将两名美容师控制

据了解,该机构在武汉并没有设立实体店,但在网上广泛做广告,一旦有人咨询,销售就会极力游说,达成意向后,美容师就迅速到武汉,在酒店客房内开展微整形医疗美容活动,而客房的床就是“手术台”。美容师称,“随做随走”可节约成本又不易觉察,也可减少“后患”。殊不知,这种整形方式留给求美者的只剩下“灾难”。

地下室藏匿“整形医院”,装修精致遍布摄像头

据半岛都市报报道,在青岛崂山区一处小区的地下室内,藏有一个涉嫌非法行医的“黑整形医院”,青岛市及崂山区两级卫生计生监督执法部门依法查处了这一机构,而这一机构的经营者或房主不知去向。当记者与执法人员赶到现场时,发现地下室里有四位女士,其中两位分别来自宁夏和甘肃,经人介绍来这里准备做整形手术。

通往地下室的楼梯转角处贴着线雕研修班的标识

记者发现,地下室的玻璃门口没有门头和任何文字标识,从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向下走去时,迎面的楼梯转弯处一面镜子,上面写着“简妮·线雕技术研修班”。而在进入地下室后,里面可谓灯光明亮,装修精致,几乎每一个房间的墙角都装有摄像头。但室内没有监控系统连接的电脑,这些监控很可能连接到外部其他地方。由于违法物品太多,而这些物品需要异地封存,执法人员叫来的搬家公司的车辆,这些违法物品装满了两大车。

地下室里橱柜中满是医疗器械和药品

在执法过程中,执法人员一直试图寻找这家藏身于地下室的医疗美容机构的运营者或者地下室的房主,但一直没能找到。小区物业经理到来后,也没有给出有效信息。围观的几位市民告诉记者,经常看到这里人来人往,还有一位大概是整形失败的女士常来这里找经营者理论,但却一直没有被理会。

表面是婚纱店,暗藏非法微整形

据江西晨报报道,记者暗访了一处写字楼,在一家名叫“友蜜”的婚纱店里,发现该店违法经营微整形业务。

记者穿过婚纱店大厅来到一间门外未悬挂任何标示牌的小屋,里面摆了各种美容仪器以及3张美容床,一位女士正躺在美容床上做激光脱毛,一旁的从业人员不仅没戴口罩也没戴手套,屋内未悬挂相关证照。

婚纱店内没有任何地方悬挂了医疗美容业务的执照

推筒子游戏 记者以想打瘦脸针为由,询问注射医师有无执业医师资格,工作人员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打针肯定是由专业的医生操作。”接着,工作人员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称里面是A型肉毒杆菌毒素,包装上全是英文,没有任何中文标示。

“我有专门的进货渠道,店里使用的肉毒素针剂是从美国进口的,价格就是1680元/针,三个月一个疗程,至少要打三针才有效果。”该工作人员说。

工作人员正在给一名女士进行激光脱毛

超市里埋线减肥,皮肤感染流脓

据哈尔滨日报报道,47 岁的郝女士认识许多美容界的朋友,前段时间她看到朋友在做埋线减肥的项目,因为都是熟人,郝女士没多想,就让朋友上门服务。朋友在郝女士经营的超市里一个房间内,为她埋线40多根。可是几天后埋线部位出现红肿发烫,10多处化脓。

在诊所打消炎药不见好转,郝女士来到了医院,医生为郝女士进行细菌培养和药敏试验检查,发现是因一种非结构性分枝杆菌导致的特殊感染。医生为郝女士化脓的部位进行切开引流,在 4 个创口周围,医生找到了患者一个月前注射的蛋白线,但在其余 6 个创口周围,未发现蛋白线。

医生从郝女士体内取出的蛋白线

“这种苦我再也不想受了,我的伤口因为这次埋线出现了一个个很深的洞,换药的时候要把塞到伤口里的纱布拿出来再放进去,钻心的疼。" 郝女士说埋线后,自己的医药费大部分都是朋友拿的,“朋友也很着急,也在找她拿线的上家,但是对方迟迟不露面”。

医生表示,郝女士是在“三无”条件下做的埋线,即操作者没有医师资格证,操作地点不是医院,注射的材料不是国家认证的,这些存在很严重的安全隐患。

服装店做微整形,打针埋线都能干

据富阳日报报道,富阳区卫生监督所联合区市场监管局、公安富阳分局对城区美容行业进行联合监督检查,当执法人员来到春秋北路一家服装店进行例行检查时,在该店的收银台上查到写有“客户名单”“美容”的登记本,上面记录了“XX2000瘦脸”“一针美容2000”“XX埋线”等字样。当执法人员要求服装店出示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时,店主斯某表示无法出示。 

经执法人员调查,斯某存在以下违法事实:自2016年5月6日至2017年4月5日期间,斯某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情况下,在服装店里擅自开展注射玻尿酸、注射肉毒素、埋线等医疗美容服务,非法所得95000元整。卫生监督部门随即对这家涉嫌无证从事医疗美容活动的单位进行立案查处。

执法人员开具行政执法文书

饭店里割双眼皮,术后肉往外翻

据扬州新闻报道,小刘看了朋友圈的推介后,找到了一家“尚美康”美容院花6800多元做了双眼皮手术。然而术后疼痛难忍,到医院检查发现,手术切割太深,眼角发炎。小刘说:“眼睛这边增生特别严重,肉已经往外翻。”

小刘在饭店后场做双眼皮手术

小刘想要找美容院老板康某讨说法,不料对方玩起了失踪。记者陪小刘造访美容院,发现它的前场竟是家饭店,后场隔出的房间里有床和美容器具,但无人值守。记者联系到康老板的母亲,她承认自己是房东,前场租给人开饭店,后场让女儿用,但辩解说,女儿不可能帮人开刀,“都是做个脸敷敷水,美美容,按摩按摩,双眼皮手术不是在我店里做的。”

听这话小刘气炸了,提供一段手术视频,证明就是在饭店后场割的双眼皮。记者向扬州市广陵区卫生监督部门反映此事,执法人员确认,该美容院宣传“微整形”,属医学美容范畴,但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操作人员也没有医师资格证,同时也没有营业执照。

厕所门口做双眼皮,用牙签测量眼皮长宽

据湖南经视报道,记者以学员的身份暗访株洲“华莉”微整形培训机构,该培训机构对报名者没有任何门槛,不用执业医师资格证,还声称四五天的培训就能自己开工作室。

第一天上课刘老师讲了双眼皮的理论知识,并声称眼部手术任何医生都可以做,然而才过了半个小时,老师便讲完了双眼手术的所有理论知识。随后,她给学员发了一个练习皮,让学员在上面练习。

学了几天后,刘老师告诉学员将有机会看到双眼皮真人手术实操。这位顾客专程从外地赶来做双眼皮,为了迎接春节让自己变得漂亮点。手术前,刘老师要测量一下这位女士的双眼皮需要多宽,她竟然用牙签来测量,并表示这是她自己独创的方法。

微整形培训机构的刘老师用牙签测量顾客的眼皮

接下来记者目睹了刘老师给顾客做的双眼皮手术全过程,培训室内没有任何空气消毒设备,简易的美容床就成了手术床,而做双眼皮手术的位置就在厕所门口,可谓是触目惊心。一张椅子就成了手术操作台,麻药针头随意摆放,手术条件十分恶劣。

刘老师在给顾客眼皮上打孔时,麻醉药的比例没有掌握清楚,顾客一直喊疼。最终刘老师决定再给这位顾客打一针麻药。加完麻药后,刘老师要给这位顾客进行双眼皮埋线手术,而在穿针过程中,顾客眼部不停地流血,手术过程中断了好几次。刘老师告诉记者,自己做双眼皮有七年的经验,可是她却连在双眼皮手术操作中麻醉药的比例都无法掌握。

刘老师在厕所门口给顾客做双眼皮手术

非法医美导致求美者遭受侵害的事件不绝于此。这些“黑医生”大多是通过三五天的非法微整形培训就“出师”,并不具备医疗美容的资质,让他们在我们脸上动刀打针是毫无保障的。另外,美容院、私人工作室等非法医美场所的玻尿酸、肉毒素等药品基本都是假药,没有经过国家食药监审批,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轻则美容效果不明显,重则造成严重不良后果。

医疗美容是医疗行为,所有的医疗行为都存在一定的风险,但是选择正规的机构和专业的医生,能够降低医疗美容的风险。希望广大爱美人士远离非法医美场所,选择正规医美机构,正确求美,安全变美。

本文来源:医美视界综合消息


 

 

分享到:

医美资讯

更多
点击或扫描下载
百人牛牛游戏下载 老虎机游戏多财多福 真人血战麻将游戏 现金炸金花 金币血战麻将 一元可提现斗地主 现金游戏 澳门多财多福玩法 三公单机版下载 口袋推筒子棋牌app